资讯 > 原创

没读过一天书,研发失败1000多次,却做成了资产超300亿的上市公司

“传化艺术团又下乡表演了!”乡亲们怀着喜悦的心情奔走相告,古老小镇一下子又热闹起来。跟着一段悠扬的二胡声,熟悉的唱词从戏台上应声入耳。台上,水袖青衫,隔帘顾盼,余音袅袅;台下,人头攒动,笑意盈盈,其乐陶陶。拉二胡的老者,在艺术团中格外引人注目,那双布满皱纹的手,让悠扬的二胡声,都充满了故事味。

“传化艺术团又下乡表演了!”

乡亲们怀着喜悦的心情奔走相告,古老小镇一下子又热闹起来。

跟着一段悠扬的二胡声,熟悉的唱词从戏台上应声入耳。

台上,水袖青衫,隔帘顾盼,余音袅袅;台下,人头攒动,笑意盈盈,其乐陶陶。

拉二胡的老者,在艺术团中格外引人注目,那双布满皱纹的手,让悠扬的二胡声,都充满了故事味。

灯光映着老者的面庞,平添几分得意和陶醉。

没读过一天书,研发失败1000多次,却做成了资产超300亿的上市公司

他就是艺术团团长,徐传化。

但他的另一个身份,或许大家更为熟悉——传化集团创始人。

没读过一天书的文盲

却“敢吃头口水”敢做第一人

“液体皂,液体皂咯!”

在萧山宁围一带,80年代的人,或许还记得这个叫卖声。

老人骑着略显破旧的28寸海鸥自行车,后座上用麻绳捆着几个大塑料桶。

一边弓背用力踩车,一边扬声叫卖。

他就是徐传化。

自1935年出生以来,徐传化没有读过一天书,按他的话说:

自己就是一块“白木头”。

虽然没上过学,他却是个极其好学的人,看到什么技能都想学。

当村里夜校来扫盲,他学的比谁都认真,一个字一个字认,硬是脱了盲。

“敢吃头口水”是萧山话,意思是思想灵活,敢于追求新事物。

徐传化就是这样的人。

70年代末,徐传化在当地一家磷肥厂上班。一次去上海出差,看到街头贴满了宣传画,“人人种树、绿化祖国”。

当时他就琢磨,要是全国都需要树苗,那需求量是有多大,这是一笔大生意。

一回到家,他就和家人开始商量,但家人都说不靠谱,只有儿子徐冠巨支持他。

于是,不顾家人反对,父子俩狠下心来,借了4000元开始种龙柏。

当时的4000元是一笔巨款,却被他全部拿去种树,村里人都笑话徐传化,说他去了趟上海中了邪,4000块扔进水里,还能听见声响,拿来种树苗,怕是连声响都听不见!

可徐传化没想那么多,一边上班,一边埋头种树。

出乎人意料,两三年后,树苗长大了,前来收购的人络绎不绝,父子俩因此狠赚了一笔,两年收入10万多!

那段时间,徐传化过的异常风光。

村里第一个装电灯、第一个用上电话、第一个买摩托车……

他花了7万元盖了3层楼新房,每层6间房,在当时的农村,无疑是豪宅!

儿子身患重病,被逼上梁山

咬牙花40个月工资买一勺盐

然而一切的好日子,都在1985年戛然而止。

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徐家的生活轨迹!

徐传化的二儿子徐冠巨被查出溶血性贫血症,医生说:“修养好,大概可以活十年。”

为了给儿子治病,原本生活富裕的徐家,一下子负债累累。

雪上加霜的是,徐传化工作的化肥厂也倒闭了。

“52岁那年,一家人实在走投无路了。”

徐传化回首道。

为了还债,在朋友的建议下,徐传化决定做生意,创办一个家庭手工作坊做液体皂。

这是一场背水一战的生意。

当时,技术活主要依赖从外面请来的“星期日师傅”——洪师傅。

“师傅不好请,我是‘三顾茅庐’,当时是冬天,我从早上四点一直等,他都没回来,第三天终于等到他,把他请回家。”徐传化说。

没读过一天书,研发失败1000多次,却做成了资产超300亿的上市公司

1986年,徐家的第一桶液体皂出炉了。当时一桶液体皂的成本是8元,售价14元。

走家串户一天能卖10到20桶,一天能赚60到120元。

刚开始做液体皂,一般都是夜里做出来,白天用脚踏车拖着挨家挨户去卖掉。

到了第二年,通过和萧山600多个供销社网点达成合作,徐家作坊的销量就超过200吨,实现产值超30万,净利润3万多元,也还清了所有欠债。

至此,徐家开始走出绝境。

随着液体皂生产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亲朋好友加入进来,有负责生产的,有负责推销的。

液体皂的走俏,让小小的作坊供不应求。

但徐传化一直有个心结。

每次在液体皂工序快要完成时,洪师傅都会拿出一包粉末倒入配料中,液体就会变得粘稠。

徐传化在旁边看着,原料步骤他都一清二楚,但缺了这份粉末,自己做出来的液体皂又清又稀,卖相不好,根本卖不出。

徐传化做梦都想知道,这粉末是什么,但洪师傅始终都不肯透露。

无奈之下,他搜集了一些粉末,跑去化学品市场人分析,最终花了2000元才知道,这些白色粉末就是一勺盐!

没读过一天书,研发失败1000多次,却做成了资产超300亿的上市公司

2000元,在1986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徐家父子都感到心疼。

这件事也让他们醒悟,企业要持续发展,必须依赖科技,开门办厂,得招揽高素质人才,借助社会资源。

随后,徐传化以自己名字开了个厂,“传化”由此诞生。

虽然开厂了,但徐家的生意毕竟还是小打小闹,成不了气候。

徐传化在等待,等一个把生意做大的机会。

“我们去全国各大科研院所和高校寻找快要退休的教授请来当顾问,传化后来推出很多产品都得益于这些人才。”徐传化说到。

当时,他从杭州丝绸学院引进了传化第一位专家级人才李盈善教授,也由此开启了传化自主研发之路。

随后,首批10名应届大学生加入传话。

“高生引进门”,徐传化将事业交给专业、有能力的人来干。

时至今日,徐传化和妻子还一直说:

“谢谢你们大学生来帮我们,亏了你们大学生,传化才有今天”。

没读过一天书,研发失败1000多次,却做成了资产超300亿的上市公司

没有背景,没有资源,没有技术……办企业就是“摸着石头过河”。一步一坎,其中心酸,岂是旁人可以理解的。

如徐传化说的,“有困难我不放弃,我不认识字,但我会动脑筋。”

失败1000多次,研究出天价秘方

传化工厂蜕变成传化集团

80年代末,浙江一带兴起了不少纺织印染厂,他们都面临一个迫在眉睫的难题:印染坯布上的油污很难去除。

有次,徐传化去和他们谈合作,看到几个女工在洗布,虽然忙的浑身是汗,但布看起来还是沾满油污。

他想,如果能生产一种强效除油污的洗涤剂,还怕没生意吗?

说干就干,他找来一块油渍布,交给儿子,叮嘱儿子一定要做出这种产品。

徐冠巨只有高中学历,要研发这样一款新产品,难度可想而知。他本想拒绝,但想到之前2000元买一勺盐的事情,还是接过父亲递过来的油渍布,一头扎进了实验室。

那段时间,徐冠巨就和爱迪生一样,没日没夜的泡在实验室,一次次实验,一次次失败……

没读过一天书,研发失败1000多次,却做成了资产超300亿的上市公司

经过1000多次失败,徐冠巨终于研制出了国内第一款纺织助剂,他将其命名为“901特效去油灵”,去污力高达55!

要知道,在当时,普通洗衣液的去污力还不到10。

“901特效去油灵”也实现了该类国产产品零的突破!

产品是出来了,但推广却并不顺利,习惯用外国货的企业根本看不起这个新出的国产产品,徐传化拿产品给对方使用,却被对方拒绝。

一家不行,那就下一家。

禁不住徐传化一再恳求,一家企业的经理终于答应晚上测试一下。

徐传化心里忐忑了好几天,按照事先约定的时间过去,没想到对方态度客气了不少。

端茶递水之后,他对徐传化说:“你的东西我们试过了,确实不错。马上订3吨,一周能交货吗?”

“保证完成任务!”

那时的徐传化,高兴的像个孩子。

和儿子加班加点,将这3吨产品做了出来,一次就赚了50万。

此后,订单数量源源不断,父子俩增加产能、添置设备,忙得不亦乐乎。

当年,901的销售额就突破500万元!

更让徐传化欣喜的是,“901特效去油灵”连续几年获得了11个国家级和省级发明奖。

一位业内权威甚至感叹:没想到这东西被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后生搞成了!

至此,901的名声从浙江传到了全国,到了年底,销售额突破2000万!

没读过一天书,研发失败1000多次,却做成了资产超300亿的上市公司

徐家的小厂子终于等到壮大的机会,业务不断拓展到日用化学品、造纸化学品、塑料化学品等众多领域,并在1995年正式成为传化集团!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私营企业,传化集团乘着东风,快速成长。

三十而立。

30年来,传化集团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

如今的传化,已经发展成为涵盖化工、物流、农业、科技城、金融投资五大事业板块,旗下2家上市公司,资产超300亿,年盈利20亿,年上缴税金15亿,横跨一、二、三产业的现代企业集团。

随着传化集团的飞速发展,人们却发现一个怪象:

叱咤一方的创始人徐传化,渐渐淡出了公众视野,远离了奋斗多年的商界。

而令人费解的是,在另一个领域,徐传化却十分活跃:

带着传化艺术团活跃在杭州及附近的城镇乡村,为老百姓带去欢声笑语。

艺术团成立至今,从来没有盈利过,“亏损”100多万元。

但,徐传化却认为一点都不亏,当看到台下观看演出的乡亲们一张张笑脸时,心中比吃了蜜还甜,他认为乡亲们的快乐是无价的!

没读过一天书,研发失败1000多次,却做成了资产超300亿的上市公司

不知不觉间,演出快要结束。

在乡亲们雷鸣般掌声中,徐老缓缓鞠躬谢幕。

“下午艺术团还要去萧山浦阳,欢迎大家来看我演出。”

老先生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扶着扶手下台……

版权声明:

1. 本文为投融界原创,未经许可不准转载,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2. 转载请联系客服,谢谢。

标签:

分享:

相关推荐
相关栏目
创业人物 热点事件 财经报道 地产新闻 创业指导
写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