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融资

6月“钱荒”获利120亿元 成四大银行中报亮点

【内容摘要】截至昨日,四大国有银行中报全部亮相,“钱荒”成了四场发布会的共同热点。据披露的数据,工行、农行和建行在6月“钱荒”时向市场拆放2.2万亿元,大约为三大行获取了近120亿元的利息收入。唯一没有披露拆借数据的中行,也称自己“不差钱”。    昨天,中行和工行同日发布中期业

【内容摘要】截至昨日,四大国有银行中报全部亮相,“钱荒”成了四场发布会的共同热点。据披露的数据,工行、农行和建行在6月“钱荒”时向市场拆放2.2万亿元,大约为三大行获取了近120亿元的利息收入。唯一没有披露拆借数据的中行,也称自己“不差钱”。
  
  昨天,中行和工行同日发布中期业绩。至此,四大国有银行的中报全部亮相。记者发现,6月份那场来势汹汹的“钱荒”成为四场发布会的共同热点之一。四大行的高层都对“钱荒”问题进行了回应。根据他们披露的数据,“钱荒”期间四大行手头宽裕,工行、农行和建行向市场拆放的资源分别高达近万亿元、9400亿元及3000亿元。唯一没有披露拆借数据的中行,也称自己“不差钱”。由于“钱荒”期间,市场利率高企,四大行应该也是“不小心”赚了一笔。
  
  央行报告显示,6月份,同业拆借市场累计成交1.6万亿元,日均成交822亿元,同比下降60.2%,环比下降59.3%。与成交量大比例下滑形成对照的是拆借利率的高企,6月份,同业拆借加权平均利率为6.58%,较5月份上升366BP;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为6.82%,较5月份上升381BP。北京青年报记者以同业拆借加权平均利率粗略计算,2.2万亿元的拆借资源在6月份大约为三大行获取了近120亿元的利息收入。
  
  工行
  
  借出金额:近10000亿元
  
  行长说法:大行要起稳定器作用
  
  工行董事长姜建清在昨晚举行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透露,今年五六月份流动性紧张之际,工行累计拆放资源近万亿。如果下半年市场资源价格没有大幅波动,工行的净利息收益率将保持稳定。
  
  “流动性紧张时,工行这类被动负债型银行会具有一定优势。”姜建清指出,目前工行的贷存比仅为65%,属于存款基础比较扎实的银行。数据显示,工行今年上半年人民币存款新增8548亿,居同业之首。
  
  工行拆出这么大量的资源是不是对净息差有很大提升呢?工行行长易会满在会后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称,对工行超过18万亿的资产来说,这笔资源的收入影响非常有限。更重要的是,“我们大行要起到稳定器的作用,利率也没有那么高”。
  
  工行中报显示,上半年存放和拆放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款项利息收入125.64亿元,同比增加20.54亿元,增长19.5%,主要由于平均余额增加1133.19亿元以及平均收益率上升15个基点所致。这部分收入仅占工行上半年净利息收入2158.89亿元的5.8%。工行表示,在保证流动性需要的前提下,积极把握市场有利时机,加大资源运作力度,提高资源运作收益。
  
  农行
  
  借出金额:9400亿元
  
  行长说法:农行流动性比例高于监管标准
  
  在6月份的“钱荒”中,“手握重金”的农业银行也承担了向市场拆放资源的重任。
  
  农行副行长娄文龙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在6月底,银行间爆发的流动性危机中,6月农行融出资源9400亿元,净融额8400亿元。农行流动性指标也表现平稳。6月末,农行人民币流动性比例为43.17%,高于监管标准的大于或等于25%。
  
  虽然“钱荒”中的利息收入对农行的整体收入来说不足为道,但也对其上半年同业收益率做出了贡献。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农行同业收益率为3.89%,比年初提高0.41个百分点。根据半年报,6月末,农行同业资产余额规模为1.54万亿元,比年初增长18.4%,同比增长4.4%。
  
  建行
  
  借出金额:3000亿元
  
  行长说法:没赚太多利息
  
  据建设银行行长张建国表示,该行在6月末“钱荒”时,拆入资源800亿元,而拆出资源达3000亿元,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同业流动性紧张的局面。自7月起,除了人民币,建行将所有外币和海外子公司存款都纳入现金流管理,目前外币的超额备付金率超过10%,足以应对外围金融市场可能的剧变。张建国还透露,由于拆借期限很短,多为隔日或几天,没有赚取太多利息收入,对净息差并没起到提升作用。
  
  建行中报显示,上半年存放同业及拆出资源利息收入123.7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7.12亿元,增幅为16.06%,主要是存放同业款项及拆出资源平均余额较上年同期增长24.55%。
  
  中行
  
  借出金额:未披露
  
  行长说法:中行不差钱
  
  “中国银行到现在为止,流动性管理还是可以的,没有出现由于中国银行的问题而影响人民银行的大额支付系统到点不能关门的情况。”在昨天的业绩发布会上,中行副行长王永利再次表明中行不差钱。6月“钱荒”最紧的时候,市场传言“中行资源违约,交易时间延长半小时给各家资源,但是一直没找到”。当时中行迅速给予澄清。
  
  中行是唯一一家没有主动披露“钱荒”时拆放资源情况的大行。记者从中行中报发现,中行也是唯一一家存拆放同业利息收入有所减少的大行。在大部分银行上半年净息差下降的情况下,中行内地人民币净息差为2.51%,比上年提高12个基点。不过其今年上半年存拆放同业利息收入为162.90亿元,比去年同期的209.93亿元减少了47亿元,而其平均利率也从去年的4.78%下降至4.08%。
  
  中小银行
  
  “钱荒”时高价借钱业绩未现拐点
  
  在市场上向大行借钱的自然是手头紧张的中小银行。“钱荒”带来的资源价格走高,应该让这些银行付出了一定的代价。记者从兴业银行的中报发现,今年上半年兴业银行拆入资源的利息支出为12.99亿元。兴业银行上半年的净息差为2.49%,同比下降23个基点。
  
  中金公司报告认为,“钱荒”事件是银行半年报未出现业绩拐点的主要原因,6月银行间利率大幅上升导致净息差环比缩窄5个基点。预计上市银行上半年净利润增长12%,与一季度的12.1%基本持平。

标签:

分享:

相关推荐
相关栏目
融资快讯 融资研究 投融数据 创始人说
写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