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融资

生物柴油老大卖厂背后:地沟油流向不明 收集率不足1%

    生物柴油行业的不景气局面正在加剧。     近日,有消息称,国内生物柴油行业的老大——福建古杉集团希望卖掉位于北京大兴的生产厂,北京古杉生物能源有限公司负责人对此说法予以肯定。而几乎与此同时,国务院在2012年12月29日下发《生物产业发展规划》,该规划提出2015年国内生物能源年利用总量要超过5000万吨标准煤,生物能源产业年

    生物柴油行业的不景气局面正在加剧。

    近日,有消息称,国内生物柴油行业的老大——福建古杉集团希望卖掉位于北京大兴的生产厂,北京古杉生物能源有限公司负责人对此说法予以肯定。而几乎与此同时,国务院在2012年12月29日下发《生物产业发展规划》,该规划提出2015年国内生物能源年利用总量要超过5000万吨标准煤,生物能源产业年产值达到1500亿元。

    生物柴油行业人士表示,包括乙醇汽油和生物柴油在内的生物液体燃料在《生物产业发展规划》中占有重要篇幅,但是国内的生物柴油产业正遭遇困境,和规划的远景相比形成巨大反差。

    古杉集团的故事

    日前,《中国经营报》记者以投资者的身份,向古杉集团下属北京古杉生物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晓斌求证转让北京生产厂的事宜,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我们确实有转让的意愿,原来我们建厂时投资总额两亿多元,现在我们目标转让价格1.7亿元,如果有意的话,这个价格还可以商议。”

    据行业人士透露,古杉集团位于北京大兴的生产厂2007年底建成投产,在行业中投资较大,但是自从投产以来,一直处于设备闲置状态。

    “就40多个员工,或者就几名管理人员,厂区空空荡荡的。”一位到过北京古杉厂区的人士说。

    古杉集团是国内最大的生物柴油企业。该集团创始人俞建秋是福建福清人,2001年创立企业,靠经营加油站起家。2006年前后,古杉集团获得老虎基金、蓝山资本、维众创投、韩国KTB等风险投资机构的支持,2007年12月19日成功登陆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股价最高升至85美元,融资1.73亿美元。这也使得俞建秋在《2007胡润能源富豪榜》中凭30亿元身家列第14位。

    但是此后,古杉集团连年亏损,股价大幅下滑。根据古杉集团的年报,该集团2010年全年亏损高达1.68亿美元。2011年亏损局面继续,当年年报显示,该集团营收2.303亿美元,同比增长254.9%,净亏损1.188亿美元,比2010年有所减少。

    “生物柴油最重要的原料是地沟油,占原料来源的90%,现在地沟油收集渠道难以保证,这些公司很多无法生产。”全国生物柴油行业协作组秘书长孙善林如此评论。

    陈晓斌表示,近日古杉集团已从美国股市私有化退市,目前在全国布局了7家工厂,北京工厂占地121亩,在7家工厂中并非最大,只排名第二,规模小于四川绵阳的工厂。而现在,位于上海的工厂也因为遇到原料不足的瓶颈有意转让。

    查阅古杉集团的宣传资料可以看到,该集团目前在北京、上海、河北、湖南、四川、重庆及福建等地设有分公司,拥有年产37万吨生物柴油和脂肪酸甲酯的生产能力。

    “目前国内生物柴油的实际生产规模也就是60万到70万吨,稍微有规模,也就是生产能力在5000吨以上的企业超过40家,以生产能力而论,古杉超过中海油和恒顺达等,但是实际产量很少。”孙善林介绍。

    地沟油难收集

    孙善林表示,假设生物柴油去年全国产量70万吨,按照目前一吨生物柴油价格6000元到7000元不等取中间值,也就是6500元一吨计算,国内生物柴油的产值大概45.5亿元。

    “差不多,我估计国内生物柴油总产值接近49亿元,去年全国产能达到5万吨以上的生产厂不会超过10家。”长期从事生物柴油行业的中德利华石油化学有限公司总经理鲁希诺分析。

    原来媒体的分析认为困扰生物柴油产业发展的主要原因,是国内的石油行业“三桶油”不让民营的生物柴油在其加油站系统中销售,但是行业人士对此说法并不认同。

    “让不让生物柴油销售并入三大石油公司的销售网络并不重要,因为现在生物柴油的量太少了,不用它们的网络,光凭民营加油站就足以销售了。”鲁希诺介绍,他所在公司生产的生物柴油就完全通过民营加油站系统销售,“最大的瓶颈在于,地沟油收不上来。”

    “我们当初考虑投资北京,就是因为考虑到可以在京津市场找到充足的油源,当时在北京,我们不仅投资很大,而且投资的设备很先进,北京市政府也给我们许下承诺,但是现在,我们的感觉是政府都很难左右地沟油的流向,这里面实在是水太深。”陈晓斌感叹。

    陈晓斌对本报记者表示,北京能回收的地沟油不会少于10万吨,可是作为北京最大的生物柴油企业,目前别说10万吨,就连1000吨都收不上来。

    北京的地沟油目前归北京市市政市容委管理,而这个部门由于没有执法能力,管理上颇为吃力。

    “地沟油的管理无非四个环节,第一是收集,第二是运输,第三是预处理,第四是终端处理。”陈晓斌认为,这四个环节现在陷入多个部门管理,而实际上只要环保部门和食品安全办这两个部门牵头管理,事情就会出现转机。

    “首先做到,不让北京的地沟油流出,其次也不要让外地的地沟油流进来,然后,在北京东城、西城各设立一个专门收集站,无论谁掏的油,必须交给收集站,”陈晓斌说,“我们古杉集团可以不参与收集,但是政府要严格监管几家收集站餐厨油脂的进出。”

    行业人士表示,由于消费水平高,在地沟油收集方面,北京、上海是最重要的市场,但是这两座城市无论哪一个在地沟油的统一收集处理上都很难将政策落到实处。“你可以考察一下,在地沟油收集方面,有哪一家公司每年能够收集5万吨到10万吨的地沟油,如果有,生物柴油的发展可能就有希望了。”鲁希诺说。

标签:

分享:

相关推荐
相关栏目
融资快讯 融资研究 投融数据 创始人说
写评论
发表